低碳城市:江西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安徽江苏海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河北河南湖北福建浙江湖南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低碳要闻供应信息减排技术建筑节能电工节能冶金节能家电节能
低碳人物理论研究权威发布高端访谈求购信息低碳城市汽车节能化工节能煤炭节能低碳百科
环境观察污水处理维权视点专题聚焦企业黄页能源关注新 能 源能源政策能源市场低碳会展
首页 > 高端访谈 >

媒体十问“兰州水污染”:其他城市是否普遍存在

中国低碳经济网来源:新京报发表时间:2014-04-17 11:20责任编辑:安静

  訪談嘉賓:張曉健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飲用水安全教研所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城鎮供水排水協會副會長、國際水協(IWA)政府會員代表

  1、新京報:之前你曾多次參加一些水源突發性污染事故中的應急供水工作,這次有沒有親自去蘭州,怎麼看待“蘭州水污染”事件?

  張曉健:環保部本來邀請我去蘭州的,當時我正好在外地出差,就安排我的助手去蘭州了。應該說,“蘭州水污染”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意料之外”是因為突發事故誰都無法預料,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但是,事故發生后,如果把原因披露、剖析之后,就會發現事故不再是意外。

  2、新京報:蘭州的自來水污染是個案,還是在其他城市也普遍存在?

  張曉健:這個絕不是個案,反映了我國城市供水普遍存在的問題,即城市供水有很高的風險。

  3、新京報:這個共性的風險主要體現在哪裡?

  張曉健:首先,是產業布局的問題。按照規劃,我國城市水源地不應設置大型的化工、重工、鋼鐵等企業,但因為歷史原因,目前包括大江、大河沿岸都有很多的重工、化工企業,給下游帶來了危險。

  其次,就是風險管理。風險管理主要包括風險的排查、評估等,蘭州事件就反映了風險管理存在的缺陷。作為歷史遺留問題,肯定是有風險,關鍵看怎麼去防范、怎麼採取預防措施,無論是中石油等污染源,還是供水企業(尤其是作為全市唯一一家自來水公司),現在看是不到位的。

  再次,是政府監管的問題。出現這種事故,政府是有監管責任的,既有對像石化企業的污染監管不到位,也有對威立雅公司的輸水管線(1955年建造)安全問題的監管不到位。混凝土的構筑物能使用那麼久嗎?早就超期服役了,難道不出事就一直使用?

  第四,是老舊設備的更新改造問題。這個問題比較普遍,尤其是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這些設施都是按照以前的設計標准設計的,由於水源被污染了,飲用水的標准提高了,之前的老舊設施已經達不到這個要求。

  第五,供水體制的問題。目前的供水體制是以行政區劃劃分的,像北京、省會、地級市等城市,經濟實力好一些,有實力解決一些技術性的問題,但到縣、鎮、農村,就很難在技術上有所保障。

  4、新京報:這五個問題如何客觀評價,解決起來容易嗎?

  張曉健:風險管理、政府監管和老舊設備的更新改造問題,隻要真正重視,相對容易一些。產業布局的問題,很難根本性扭轉,因為這是發展帶來的問題,隻能面對。

  真正有難度的還是供水體制問題。不少城市都在搞水務改革,市場化,但很多民生工程可以引進市場機制、競爭機制,不一定都適合實行市場化,因為“城市供水”是天然的壟斷,沒法去競爭。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要求改善服務、提高水質就變得很困難。

  5、新京報:供水體制上有沒有可借鑒的范例?

  張曉健:以台灣為例,整個台灣地區隻有兩家平行的自來水公司。一家是“台北市供水處”,是政府機構,實行行政管理,下面設自來水廠﹔另一家是台灣自來水公司,負責全台灣其他城市的供水,水質化驗檢測機構是共同的,技術支持也是共同的,所以既能高效率,也能高水平。這是一種體制,從技術上、管理上實行統一的專業化管理,不是按照行政區域設立眾多獨立的小公司來郀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