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城市:江西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安徽江苏海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河北河南湖北福建浙江湖南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低碳要闻供应信息减排技术建筑节能电工节能冶金节能家电节能
低碳人物理论研究权威发布高端访谈求购信息低碳城市汽车节能化工节能煤炭节能低碳百科
环境观察污水处理维权视点专题聚焦企业黄页能源关注新 能 源能源政策能源市场低碳会展
首页 > 高端访谈 >

上海市环保局局长张全:既围中心公转 又绕重点自转

中国低碳经济网来源:中国环境报发表时间:2015-04-27 09:39责任编辑:刘伟

  记者:2014年,上海市PM2.5浓度下降了16.1%,主要原因何在?今年有没有反弹压力?

  张全:首先,这是上海自身强化治理的结果。上海去年聚焦能源、交通、建设、工业、农业、社会六大领域,119个项目全面启动。电厂实现了脱硫脱硝、高效除尘全覆盖;淘汰了黄标车17.2万辆;取消散烧煤,淘汰了1675台中小燃煤锅炉;严控扬尘污染,治理餐饮油烟等等。

  第二个重要因素是启动了长三角联防联治,并迈出了实质性一步。整个长三角一共淘汰了130多万辆黄标车和老旧车辆,中小锅炉也淘汰了1.2万多台。

  今年反弹的压力还是有的,这要看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能不能巩固,大力治污能不能提升,铁腕执法是不是再加强,上海还是很有信心的。

  记者:有人说,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地区推进环境保护,是在补过去该做而没做到位的功课,您是否认可“补课型”的定位?

  张全:我们确实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也有当前发展的阶段性问题,放在现在来解决,都是现实的问题。到2020年,上海既要基本建成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又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环境质量和未来发展还有很多不适应之处。

  大气方面,52微克/立方米的PM2.5浓度值,与35微克/立方米的标准还有较大差距;水环境方面,整体功能区达标率还比较低;土壤环境方面,大量工业转型土地需要修复。

  同时,上海也一直走在努力适应未来发展要求的路上。2000年以来,人口增加五成,经济总量翻两番,能源消费总量提升一倍多,机动车也有大幅增加。如果没有连续5轮的环保三年行动计划,现在的环境质量不可想象。

  记者:根据预测,未来几年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将存在。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战期,如何处理保护与发展关系?

  张全:上海的环境保护发展和经济社会转型已经到了一个互为关键、互为前提的阶段。环境保护要真正实现源头防治,需要工业产业以及农业实现转型发展;经济转型和社会发展确实也需要环保实现更大的突破。

  在这一阶段,环境保护特别容易与经济社会转型形成共鸣。我理解,在环境保护的前期,不投入就无法开展环境保护,但越往后越能体现出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一致性。

  说得形象一点,环境保护既要围绕中心公转,又要围绕自身重点进行自传。当然,公转和自传是在同步的过程中完成的,大方向也是一致的。

  记者:上海市连续开展了5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取得了很大成效。但也有人质疑这样的做法行政成本太高,对此您怎么看?

  张全:我觉得当前这个阶段需要这样的行动计划。首先,当前环境保护任务繁重,矛盾突出,环境问题也非常专业、非常复杂;其次,环境保护已经深入到经济社会的各方面和全过程,需要一个宏观参与、综合协调、合力推进的平台。

  当然,这种平台也需要与时俱进。从前5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来看,大致分为两个阶段:前10年为起步完善阶段,基本特征是搭建平台、主推工程、重在治污、快还欠账;后5年为发展成熟阶段,基本特征是源头预防、全程监管、深化治理、优化发展。再发展下去,这种平台应扩大到社会层面,实现从环境管理到环境“治理”的升级。

  记者:与前5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相比,在全面小康建设进入关键时期启动的第六轮行动计划有何特点?

  张全:第六轮共安排232个项目,预计总投资1000亿元左右。

  一是完成一批体现国际水平的标志性项目。包括完成饮用水水源地基本建设和供水集约化、全面取消分散燃煤、建成“一主多点”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置体系、基本完成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等。

  二是推进一批体现力度、在国内领先的重点任务。包括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泵站截污改造、挥发性有机物污染治理、装配式建筑、产业结构调整、循环经济等。

  三是探索启动一批国际城市有经验国内相对薄弱的工作。主要包括启动非道路移动机械和船舶港口污染治理,建立土壤污染防控体系并开展治理修复试点,推进城市地表径流控制试点、绿色供应链等。

  记者:当前,环境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受到特别关注,上海在公众参与方面做得如何?

  张全:近年来,上海不断深化生态文明和环保宣传教育,尤其是通过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成功举办,低碳家居、绿色生活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公众参与环保的意识、热情和水平也大幅提升。

  2013年春节,上海放鞭炮引起的PM2.5浓度增加值是470微克/立方米,2014年是140,今年是40左右。在没有强制性法律约束情况下,连续3年这么大幅度下降,我看到了民间自觉行动的力量。这就是星星之火。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比造几个污水处理厂伟大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