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城市:江西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安徽江苏海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河北河南湖北福建浙江湖南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低碳要闻供应信息减排技术建筑节能电工节能冶金节能家电节能
低碳人物理论研究权威发布高端访谈求购信息低碳城市汽车节能化工节能煤炭节能低碳百科
环境观察污水处理维权视点专题聚焦企业黄页能源关注新 能 源能源政策能源市场低碳会展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2.3万吨危废物跨省倾倒暴露“地下黑市”(6)

中国低碳经济网来源:经济参考报发表时间:2018-04-19 09:18责任编辑:刘伟

  长期参与办理跨省倾倒案件的梧州市公安局食药犯罪侦查支队政委陈裕平、藤县公安局民警罗元等表示,从以往查处的案件看,非法跨省倾倒的产业链中有人专门联系“货源”,有人联系司机运输,有人物色倾倒场所,分工明确。不少群众环保意识淡薄,与外地人员相勾结形成利益链。“有些货车司机觉得从广东空车返回可惜,有中间人就利用司机这种多赚钱的心理,联系司机或船主并让其运输货物。到了指定地点,部分司机发现说好的联系人压根联系不上,只好随便找个偏僻之地倾倒。”

  与此同时,一些非法的小、散、烂、污企业产生的危险废物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进行处置,部分地方对落后工艺的淘汰和对非法企业的监管力度不足。黄颖等专家表示,广西多地发现的跨省倾倒危险废物中不少是非法炼油产生的废物,其企业是非法存在的,这种生产工艺也是落后工艺,国家早在几十年前就给予严厉打击和禁止,但这些非正规的社会污染源一直野蛮存在。如来宾市“3·14”跨省转移倾倒危险废物案中,上游不法企业就是通过收购社会上废弃的润滑油进行二次非法炼油,用硫酸洗过后作为一种非标油品出售,这个过程中会有大量酸油渣产生。

  “还有利用废轮胎非法炼油,也会产生大量污染。”黄颖说,相比于正规的工业源,这些社会源点多面广,可能每个点产生的废物量不多,但监管不易。“像废机油、废润滑油等还有进一步利用价值的东西,不法分子提炼后仍有利润空间,他们就有动力去二次加工。这些使用落后酸洗工艺的企业本身不正规,其提炼中产生危险废物,不可能去申报,也不可能走正规渠道去转移。再加上每吨几千元的处置成本,这些非法炼油企业更会因为不划算而省掉后期处置环节,到处倾倒。”

  当前,跨省非法倾倒隐蔽性强,跨省联动机制尚不完善。临近省份之间往往物流频繁,而废电池、废电路板等往往和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加上不法企业产生的污泥废渣依靠肉眼很难辨识其具体成分,倾倒场所多为偏僻之地,导致监管部门难以第一时间发现。朱胜雄介绍,从查处看,倾倒地都是人迹罕见的地方甚至是深山老林,根本想象不到一个大货车会跑到那里去。“有的地方环保部门的车辆都进不去,地方环保人员只能走路进去。那些地方太偏僻了,一个星期可能都看不到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