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城市:江西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安徽江苏海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河北河南湖北福建浙江湖南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低碳要闻供应信息减排技术建筑节能电工节能冶金节能家电节能
低碳人物理论研究权威发布高端访谈求购信息低碳城市汽车节能化工节能煤炭节能低碳百科
环境观察污水处理维权视点专题聚焦企业黄页能源关注新 能 源能源政策能源市场低碳会展
首页 > 低碳人物 > 政商学界 >

陈九霖认为:中国应牵头成立石油输入国组织

中国低碳经济网来源:中国能源网发表时间:2010-04-14 09:14责任编辑:长秋

    中国可以牵头成立具有广泛代表性的石油输入国组织(OPIC),避免石油外交中“单打独斗”的局面。值得指出的是,在对外石油合作方面我国应该充分发挥私有石油企业的作用,采取灵活多样的合作与投资形式,以减少外界干预,达到实质性的目的。

    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消费和进口的不断增加,加剧了中国与其他国家对国际石油资源的争夺,与石油安全有关的一系列问题日益凸显。然而,对于中国来说,石油外交的迫切性直至近几年才逐渐显露出来。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石油外交还处在起步阶段,无论是外交战略,还是具体政策都有待完善。

    能源挑战

    目前,我国在石油安全和石油外交领域面临的挑战主要有:

    石油供需矛盾突出,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我国主要油田或增加产量难度大,或开发成本较高,因此不得不依赖于大规模的石油进口,石油对外依存度不断增加已经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一个重大隐患。

    石油来源地较为集中,运输路线单一。我国石油进口来源地主要为中东地区,然而中东历来是国际政治热点地区,容易出现动荡。此外,我国的石油运输大部分经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一线海运,而这条石油运输路线有可能被相关势力封锁,使我国石油海上运输中断。

    石油战略储备不足,应对石油风险能力较弱。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从2006年开始建立,目前石油储备量仅仅达到30天进口量的标准,离国际能源机构成员通用的90天的要求还有较大的距离。石油战略储备数量的不足,大大削弱了我国在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应对能力。

    石油企业“走出去”的战略面临挤压。石油领域的海外合作,主要是与一些拥有石油资源的国家建立友好关系,在石油开采、石油提炼和石油贸易等方面开展战略合作。然而,一些与我国在石油合作上关系比较密切的国家,是与美国在政治上敌对或者有距离的国家。美国也不愿意看到我国在石油安全问题上拥有更大的空间,借助于“中国威胁论”,对我国的石油海外合作进行刻意阻挠。

    石油企业海外收购遭遇阻力。利用大型国有企业在海外展开并购,是扩张海外油气资源的一种十分有效的方式。一方面可以避免比较敏感的国家间合作的政治问题;另一方面又可借助我国充裕的外汇储备,发挥我国综合国力的竞争优势。然而,由于一些政治性的因素,我国石油企业的海外收购也频频遭遇阻碍,有些并购功亏一篑。

    周边石油资源面临威胁。我国周边地区的不少领土和主权争端,都与石油资源有关,直接影响我国未来的能源安全。

    缺乏与相关国际能源合作组织的协调与合作。我国的石油外交经常采取的是“单打独斗”方式,缺乏与有关国家及国际组织的有效协调与合作。这不仅使我国在与产油国打交道时容易处于被动地位,且使得我国不能分享主要国际石油组织的石油信息与成果,更重要的是,使我国在国际能源问题上的话语权不能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