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城市:江西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安徽江苏海南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山西陕西河北河南湖北福建浙江湖南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国际新闻低碳要闻供应信息减排技术建筑节能电工节能冶金节能家电节能
低碳人物理论研究权威发布高端访谈求购信息低碳城市汽车节能化工节能煤炭节能低碳百科
环境观察污水处理维权视点专题聚焦企业黄页能源关注新 能 源能源政策能源市场低碳会展
首页 > 低碳人物 > 政商学界 >

“二次四分法”解决农村垃圾分类问题

中国低碳经济网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发表时间:2017-05-11 10:00责任编辑:刘伟

 “山上桃花红艳艳,山下苍蝇黑压压”,在我国广大农村,垃圾随地乱扔造成的环境卫生问题由来已久。与此同时,“垃圾围城”“与人争地”的现实压力,也让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显得越来越迫切。

  “村头有个垃圾场,不管什么垃圾都往里扔。”调研中我们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很多村子保洁员的工作,就是把这些“大杂烩”垃圾打包运到镇上,再转运到城里的垃圾处理站。但是,这些垃圾不仅量大,而且处理起来很费劲,汤汤水水、有毒有害的都有。

  与日俱增的农村生活垃圾,到底该去哪儿?目前,浙江省金华市本级每天产生生活垃圾900吨,且数量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按照该市垃圾填埋场的库容静态推算,还有5年多时间就将全部饱和。新建垃圾填埋场或焚烧厂,“邻避效应”让选址谈何容易。

  水涨船高的垃圾处置费用,这笔账怎么算?我们按照每公里每吨20元的运费计算,平均运距约10公里,一吨垃圾的运输费用约为200元,加上后续处置费用还需100元左右。也就是说,处置一吨垃圾政府需要补助300元。长此以往,即便经济发达地区也是不堪重负。

  既然明白垃圾分类有好处,但为什么难分?我们通常把垃圾分为可回收、有害、厨余、其它等四类,连大部分市民对此也一头雾水。而且垃圾分类必须有垃圾桶,但这个“桶”对有的村民来说不方便,有的加盖、有的没盖,更多的是塑料袋,反而容易产生二次污染。

  我认为,垃圾分类要全面推广,必须讲求可操作。为此,我们选取了三个经济条件、社会基础、自然环境、民风民俗迥异的村子进行试点,不断调研后发现,和农民讲垃圾分类,就要用农民的话。这个分类标准不必精准苛刻,只求简单易懂。我们建议使用“二次四分法”,简单地说,就是先把垃圾分为“会烂”和“不会烂”——“会烂”的送去村头玻璃房发酵堆肥;“不会烂”的再分一道,分为“可卖钱”和“不可卖钱”的,“可卖钱”的回收处理,“不可卖钱”的进入垃圾填埋场、焚烧厂处理,有毒有害的进行特殊处理。

  这样一来,就实现了农村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和减量化。据实际测算,垃圾分类减量后,真正进行填埋或焚烧处理的垃圾,大约是原来的15%—30%,减量效果非常好。

  此外,垃圾桶也要根据农民智慧设置成有底座、加盖的,每家每户门口放一个,既不易倒掉也避免禽畜乱翻,还方便自家分类。总的说来,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要遵循“农民可接受、财力可承受、面上可推广、长期可持续”的原则,既要经济又接地气,符合我国农村实际,把摆错地方的资源用好。为了这套办法更好地运行,我还有几个建议: